焦作农村生活网

  • 焦作人上焦作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2|回复: 0

一纸江南

[复制链接]

2824

主题

2824

帖子

851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8510
发表于 2019-8-13 19: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纸江南
  

  一纸江南

  ——清果果

  

  

  我记得那些走过的路,留下的惦念和抚过的风。那些日子我鄙视的 忧伤 ,我相信那些可耻的孤单和被嘲笑的梦。我终于决计离开了,离开那座干冷的北方城市,离开那些呼啸的风 。

    

  我坐在一家虽小却不拥挤的茶馆里,木制的桌椅因为年久而散发出古老而潮湿的气息,仿佛轻轻一握,便能滴出水来。窗外是阴阴的天,南方小镇独有的阴天,与北方惊心的晴朗形成鲜明的对比。没有风沙迷住眼。

    

  终于决定暂时停下来了,终于不再往前走了。

    

  我每天游走在镇子上,不去认识一个人。我踏着那些长满青苔的石板,冰凉的气息从脚底传到趾尖。刺骨的冰凉。 雨总是若有若无的下着,但我从不打伞。

    

  我突然间发现自己竟然开始怀念,怀念那个干冷干冷的北方城市,怀念那场清丽的雨,更确切些,是怀念那个在雨中等待的我。

    

  然而风景总是孤单的,要是没有人。风景总是苍远的,如果没有故事。

    

  我固执的让时间翻过去,在那页留下空白。我不相信那些认识过的人和熟悉的脸,我常常会恍惚我是否还走在那条街上,还在那个咖啡馆前........然而终究是过去的了,我告诉自己——释然。

    

  (二)

    

  我试图在街上寻找那张于梦航无比熟悉的女孩的脸。她应该是特别蕙质兰心的那种吧,大概有着江南女子特有的温柔。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如水莲花般不胜凉风的娇羞",

    

  那个隐匿在水乡江南中的女子,那个与梦航念念不忘的女子,她到底在哪儿呢?

    

  很久以来我一直在寻找,我走过许多路,终于走到了江南。我拿着与梦航最后给我的地址,在寻找天水街21号,然而我还没有找到。

    

  很长时间过去了吧,似乎夏已然来临,我还没有察觉。

    

  我住在小木楼的二层上,每晚枕着昆曲而眠。楼下房东奶奶的旧式收音机中的昆曲和着幽幽的花香从木制的小轩窗外飘进来,恍如隔世,我依着它们睡去。我的梦做得杂乱无章,梦中经常出现于梦航的脸。他静静的笑着,他的脸上鲜明的轮廓,他的指尖散发的淡淡的清香。他说“清儿,我们回家。”我伸出手去,他突然间大惊失色,他说“清儿快躲开.............”我每晚尖叫着醒过来,泪流满面。昆曲已是没有的,只是花香依然。窗外月光寒,凉夜如水。

    

  我好像已经忘却那个喧闹的都市了,并开始享受清宁的生活。

    

  (三)

    

  然而终究还是在流浪,如同多年前那个寒冷的冬天一样,走了那么久,终归是转到了原点,其实一直在流浪。脚也是我们注意的对象

    

  那年的冬似乎特别冷,我瞪着仇恨的双眼,穿着单薄且破烂的衣服走在街上。我是一个孤儿,我没有家。我又一双及其轻巧的手,它可以在你毫不察觉的情况下优雅的夹走你的钱包。很多年前那个流浪的我。然而那天什么也没有偷到。我伸出去的手被那只肥得流油的手抓住,他的比我的更加邪恶的手。他眯着眼睛不怀好意的笑着。我转身想跑,无奈却被他死死的拽住。我大叫着咒骂,引得众人频频观望,然而很久却没人站出来阻止。终于。

    

  “住手,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对一个女孩子如此无理。”我转过头的一瞬间就看到那张俊朗的脸。

    

  “这小妮子偷老子钱包,你少管闲事,小心老子连你一块收拾。”说着,那个胖子跳起来恶狠狠地挥舞着手中的拳头。

    

  他转身打量我,半晌,对那胖子说:“她拿了你多少钱,我替她还。”

    

  “他胡说,我没.........''我正要揭穿那胖子,肩膀却被一双温暖的手掌抚住让平静下来。

    

  绿豆眼贼溜溜的转了一圈:“1000”。胖子的脸在接到钱的一刹那顿时绽开了恶花,然后满意的笑着弯腰退开。

    

  我捂着被拽出一道红印的胳膊向他道谢,他盯着我的眼睛:“小姑娘,以后不要在干这种事了。”我也死死瞪着眼前这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冷冷的说一句:“不这样我吃什么?”我恨那些和我一般大却比我幸福的人,恨老天为何偏偏对我如此不公。他楞了一下:“难道就不能找一个正经的工作?”其实也不是没找过,每次都是因为各种原因才........我没有说话。

    

  “那你的家人呢?他们难道就不管你吗?”

    

  “我没有家。”我恶狠狠地甩给他一句,毫不领情。是的,在遇到于梦航之前,我的人生一塌糊涂,那些年来一直过着的没心没肺的日子。他停了几分钟,“那,你能跟我回家么?”我冷笑着看着他,哼,道貌岸然的人。

    

  20分钟后,车子停在一栋花园别墅门口,我跟着他走进家门。他换好鞋,盯着我脚上破烂的鞋子看了一会,找了双干净的棉拖鞋让我换上。我从来不曾梦想过走进如此漂亮的房子,更不曾梦想此生最最珍惜的日子,竟然是在这里度过。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射进来,刺得眼睛微微的疼痛。他指着临近客厅的一间房间对我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以后可以住那。好了,你一定很饿了,我去煮点面。”他随意的交叉着双手,笑了笑。

    

  我诧异的呆立在原地,天上掉下的“馅饼”砸的我眩晕“你不是要.......?”“要什么啊?”他盯着我的眼睛“你这个傻丫头想哪儿啦?快去洗脸。”

    

  我走进卫生间,看着镜子中的那张脸,异常的干瘦,与这里华丽的装饰极不搭调。身上穿着的破旧单薄的衣服,于周围的一切形成鲜明的对比。那张19岁的脸了无生气,然而却饱经沧桑。

    

  吃罢饭,他说:“清儿,洗洗就去睡吧,好好休息。”此时我已知道他叫于梦航,经营着一家公司。

    

  (四)

    

  后来我问他,为何 要收留我并供我读书。他只淡淡的说一句“我也是孤儿”然后便没有下文。教你正确的去掉脸上的油我只当他可怜我,当然不会再问。既然,于梦航不想说。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学会等待,不想因为任何事而让他讨厌我,怕被他赶走,害怕那些颠沛流离的日子,害怕阴霾。我会在夜里惊醒,在确定自己确没有被赶出去时才安心。月光透过窗子照进来,在光洁的地板上铺撒开。我光着脚走下去,跪在地上祈祷。于梦航教会我感恩,感谢上天对我的眷顾。

    

  彼时林清果19,于梦航已过30而立,莫名的情愫涌动,而于梦航一点儿也不动容,依旧待我,如父如兄。

    

  那天阳光很好,天气晴得一塌糊涂。于梦航坐在靠着落地窗的沙发上,暖暖的阳光投射在他浅黄色的 毛衣上。于梦航的事业做的风生水起,像这样闲散的日子是很难得的。更加难得的是,他突然间问及我的过去,我看了他一眼,装作很平常的说:“不过是一个小偷嘛。”他笑了一下“你有手有脚,就不能找一个正经的事情做啊?”我愤愤的说:“穷苦人的日子,像你们这种只知道喝咖啡住别墅的人是不会懂的。”不过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我知道于梦航不是那种人。“怎么会不懂呢,想当年我中国治疗白癜风初期的好医院在哪里也只不过是个穷小子啊。”他叹了一口气“那时很傻,从南方一个小镇来到这里,被人骗走了钱,就住在废弃的管道里。”他的眼睛不再看我,低下头去摆弄手指。“晴天还好,下雨和冬天的时候特别冷。什么活都干过,卖过报纸, 蹬过三轮车...........”“所以说,见你第一眼的时候,感觉特别像我,虽然充满了怨恨,但希望的力量还是更长久些。”他说的很轻,仿佛是在讲别人的故事。那天我们聊了很久,我终于知道原来于梦航也是个孤儿,靠吃百家饭长大。也知道那个叫云秀的女子,是于梦航至今未娶得原因。于梦航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镇,很小的时候就没了亲人。年幼的于梦航常常挨饿,那个叫云秀的女子便经常从家里偷偷带来吃的东西给于梦航。他说他最怀念青团子。后来他们长大了 ,他们说好要一辈子。可云秀的父母不同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穷小子,他们自己已然够穷了。于梦航便发誓,一定要挣大钱,一定要让别人看得起。他对云秀说“等我”便一人走了出去,并且,从此以后再没有回去过。

    

  然而一条路走的太过艰辛,太过长久。时间能拉开的是距离,不同人生的更大的距离。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能预料。等到于梦航真的将事业做到了顶峰,他却始终抽不出时间回去。“明年吧,明年一定回去。”他一直这样安慰着自己。

    

  “那么,你现在还再想她吗?”

    

  他的目光游离,继而凝视远方,久久没有说话,然后点头:“我欠她的太多了,没脸回去见她。”

    

  “你这想咨询一下专家白癜风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啊?是给自己找借口,你已经让一个女子等了十几年,难道还让她继续等下去吗?于梦航,要是这个样子,我林清果真的很看不起。”

    

  那天之后他很久都没有说话。

    

  (五)

    

  很久之后我仍然记得于梦航说过的话,他淡定从容的,讲过的身世。我以为我已经理解了,然而不是,直到我遇到谢安然,不,那个时候,他还叫小安。

    

  遇到小安的时候,我已经从南方回来。彼时林清果已经有一家咖啡店。

    

  那天下很大的雨,谢小安就那样子倒在我的店门前。我侧着头看他微黄的头发和苍白的脸,他的瘦削的身子,在张牙舞爪的寒风里,单薄的如同一张纸。泥水顺着他的裤管滴下,在大理石的地板上,留下一道道水痕。突然间就想起了多年前那个流浪的林清果,和那个缩在管道中的我未曾见过的于梦航。那一瞬间突然就懂了,心中微微的疼痛。我让人将小安抬进屋里,找到干净的衣服换上,然而他一直昏迷。那天他发很高的烧。我看着小安瘦削且苍白的脸,决定留下他,像于梦航当初留下我一样。我终于明白于梦航留下我的时候,绝无半点杂念,就像现在我留下谢小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