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农村生活网

  • 焦作人上焦作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26|回复: 0

转战江淮河汉——刘、邓大军南征记

[复制链接]

8009

主题

8009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4121
发表于 2019-8-24 12:04: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战江淮河汉——刘、邓大军南征记
  

  转战江淮河汉——刘、邓大军南征记

  ——筱博一笔

  

  

  转战江淮河汉——刘、邓大军南征记

    

  唐平铸

    

  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退了美国走狗蒋介石的数百万反动军队的进攻,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还在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六月战争第一个年头内,人民解放军即已在几个战场上打退了蒋介石的进攻,迫使蒋介石转入防御地位。而从战争第二年的第一季,即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九月间,人民解放军即已转入了全国规模的进攻,破坏了蒋介石将战争继续引向解放区、企图彻底破坏解放区的计划。现在,战争主要地已经不是在解放区里进行,而是在统治区里进行了,人民解放军的主力已经打到统治区域里去了。

    

  ……

    

  毛泽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

    

  一

    

  1947年6月30日晚上。汹涌的黄河,像一条巨蟒,在夜色中滚滚东去,令人见而生畏。然而,就在这个晚上,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在刘伯承司令员和政治委员的率领下,悄悄地从这条巨蟒的身上踏了过去。蒋介石的所谓当四 十万大军防守的“黄河战略”的神话,也就在这个晚上烟消云散;我军战略进攻的序幕,也就在这个晚上揭开了。

    

  渡河的第二天下午,刘邓(当时我们都这样亲切地称呼刘司令员和邓政委)召集各纵队首长研究了行动计划。在一 间不大的农村小学校的教室里,墙上被画着许多红蓝色箭头的军用地图布满了。

    

  邓政委跟平时一样:严肃、镇静,讲起话来斩钉截铁。他指着墙上的地图说:“现在,敌人进攻的重点是山东和陕北。

    

  山东,敌人是六十个旅,四十五万人;陕北,十五个旅,十 四万人。正像刘司令员所讲:敌人是‘哑铃战略’,把两个铁锤放在山东和陕北,我们这里刚好是个‘把’。现在党中央和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要砍断这个‘把’,把战争引到统治区域里去,……”这当儿,刘司令员插上来说:“山东按着敌人的脑袋,陕北按着两条腿,我们拦腰砍去。”他的生动的比喻,使在座的同志们都笑了。

    

  邓政委接着说:“这一刀一定要砍好,一定要把刀尖插穿敌人的心脏。”

    

  刘邓讲话常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没有讲完,第二个人就接着讲,使你后来很难记住哪一段是刘讲的,哪一段是邓讲的。可是在人们的脑子中却有一个清清楚楚的概念:这是刘邓的意图。

    

  刘司令员接着说:“一年来敌我悬殊的情况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但是敌人的力量还是很大的。这就决定了我们战略进攻的方式不是逐城推进,而是跳跃式的。我们大胆地把敌人摔在后面,长驱直入地跃进到敌人的深远后方去。”他一面拿出手帕擦了擦那只有些发炎的眼睛,一面指着地图说:“你们看,大别山这个地方,就像孩子穿的‘兜肚’一样,是长江向南面的一个突出部。我们跃进到大别山,就可以东胁南京,西逼武汉,南抵长江。这时候,北面的敌人就可以吸引一部分到我们这边来,山东、陕北和其它战场的担子就会减轻一些,他们可以在内线放手歼灭敌人。当然,我们的担子就会加重,困难就会增多。不管在跃进途中,还是到了大别山,我们都会遇到……”邓政委又说了:“革命就是困难的事,要革命就不怕困难,怕困难就不要革命。对这次行动中的困难,大家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这是一个严重的斗争任务。但是,我们是在全国各战场大举战略进攻的形势下,在全国人民、特别是解放区人民热烈支援下来执行中央规定的战略任务的。

    

  我们的行动,决不是冒险,而是一个勇敢的行动。指出,我们到大别山可能有三个前途:一是付了代价站不住,退了回来;二是付了代价站不稳,在周围坚持斗争;三是付了代价,站稳了。我们要力争第三个前途,克服一切困难,坚决为跃进到大别山,并在那里站稳脚跟而斗争。跃进大别山,解放中原,这是中央的第一步棋;下一步棋,就是以中原为阵地,再来一个跃进,打过长江,解放全国。”

    

  停了一会,邓政委又继续讲:“大家还可以反过来想一想,如果我们现在不打出去,情况将会怎样呢?当然,我们在内线还可以继续歼灭一些敌人,但是解放区的人力、物力、财力却会渐渐消耗殆尽,我们很难持久打下去。蒋介石就是希望把战争放在解放区里进行,这样来彻底摧毁解放区。我们要打出去,破坏蒋介石这个恶毒的计划。这里,我想起五次反‘围剿’时的教训。当时几次提出要红军主力打到外线去,展开战略进攻,外线和内线结合起来粉碎敌人的‘围剿’。可是教条主义者不让这么办,结果来了个大搬家,长征。这北京专业白癜风专科医院是一个历史的教训。今天,我们坚决执行的正确的战略方针,我们是一定能够胜利的。”

    

  炮声不时地在南面轰隆隆地响着。好久不下雨了,灼热的太阳晒得地上发裂,高梁叶儿有些发黄了。各纵队首长们骑着马,默默地从田间小路上走过。刘司令员和邓政委的话,还在他们脑际回旋着。这些老战士们,大多都是原来红四方面军的干部,家乡就在大别山。然而目下他们所思念和渴望的,不是久别的故土和亲人,而是怎样带领着自己的战士,去执行这千里跃进的伟大战略任务,把锋利的钢刀插进敌人的心脏。

    

  二

    

  我军强渡黄河以后,原来守在黄河南岸三百余里防线的敌人两个师,因为害怕我军歼灭,很快就龟缩到郓城和菏泽城里去了。依照刘邓的意图,我们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攻打郓城,并且准备在运动中歼灭敌人的援兵。当时,蒋介石看到黄河防线被我军突破,华东野战军又在津浦线上发动了攻势,开始感到他在山东战场的左侧和后方,受到了严重的威胁。于是,挖肉补疮,命其防御陇海线和豫北的三个师共六 个旅,星夜兼程北进,企图向我军右侧来个迂回。这一着,早在刘邓的预料之中,所以,这些送死鬼一赶到,喘息未定,便陷入我军的天罗地网。

    

  那几天,各部队都争着要打好南下第一仗,谁也不甘落后。任务,要最硬棒的。歼灭顽强的敌人,才觉得过瘾。谁要是被分配去打弱敌,就会把嘴翘得高高的,向上级“讲价钱”。头几仗确实打得出色。仅郓城一战,我们一个纵科学抗白北京中科技术精湛队就歼灭了敌人两个旅。歼灭定陶的敌人四千余人,我仅伤亡三百人,比例是十四比一。六营集战斗更是打得巧妙。敌人在六 营集这个不到两百户人家的小村子里,挤了两个师。如果实行强攻,敌人就会作困兽之斗,增大我们的消耗和伤亡。当时刘邓决定以一个纵队在村子东面的开阔地上布置一个袋形的阵势,另一部分部队在西面强攻。果然,当敌人向东面突围的时候,两个师就全部装进口袋里了。没有战争经历的人,很难想象当时前线军民那种胜利的喜悦。前方部队攻城夺地,歼灭敌人;后方机关、民兵、老百姓也在遍地打散兵游勇,缴捉俘虏。人们说,这真有点像战略进攻的味道。

    

  然而,刘邓总是要我们在胜利面前保持冷静和清醒。这次战役的最后一次战斗——羊山集战斗,我们虽然胜利了,但是打得很吃力。开始连攻四次,没有攻下。刘司令员亲自到前线去了解情况,他问前线指挥员:“你们亲自去看地形没有?”当他听到回答说“没有”的时候,就谆谆告诫地说:“越是胜利,就越应当细心和谨慎,不能稍有疏忽大意。你们应当亲自去前面看看地形,了解打不下来的原因,看看下面还有些什么具体困难,应当和干部战士们研究研究。”

    

  前线指挥员根据刘司令员的指示,冒着激烈的炮火,到最前面去看了地形,征求了下级干部和战士们的意见。原来羊山集背后靠山,三面有水沟相隔,敌人接受了郓城等地被歼的教训,利用羊山制高点进行固守防御。我们前几次因为把突破口选择在东面和南面,一来因为有水不好打进去,二 来受敌人制高点火力的封锁,打进去了也难向村子纵深发展。

    

  第五次攻击,由于我们进行了周密的侦察,抓住了敌人的要害,重新改变了作战部署,不到两天,就把羊山集的敌人全部歼灭了。刘邓嘉奖了攻打羊山集的部队,表扬了他们英勇顽强、不畏艰苦的战斗作风。

    

  我军在渡河以来二十八天连续不断的作战中,共歼灭了敌人九个半旅,六万余人。我们虽然获得了这个初战的胜利,但是当时情况却越来越紧急,需要刘邓当机立断地作出决定:是在当地继续歼灭了敌人再南进,还是撇开敌人立即行动。

    

  从全国战局来说,我们越早出动越有利。当时山东陕北两个战场都很吃紧,我们迅速从中路突破,打到外线,调动敌人,便于他们粉碎敌人的重点进攻,并使自己转入进攻。从敌情方面来说,我们在鲁西南久留也不利。为了挽救败局,蒋介石在7月20日亲自飞到开封,从山东、洛阳、郑州、西安等地东拼西凑地调了二十多万人马到鲁西南来,企图利用我们背水作战的不利的地势,把我“歼灭”在黄河南岸。我们继续和敌人纠缠下去,会延误南下的时间,即令再消灭敌人几个旅,对全国战局也不会发生什么决定性的影响。刘邓说:“敌人是爱搞‘饭馆子战术’的,叫你吃了一顿又一顿,想把你胀死。”当时,蒋介石还有另外一条毒计,就是阴谋决堤放水,把我南下大军和黄河南岸数百万人民“淹死”在鲁西南。

    

  那几天,大雨不停,河水猛涨,敌人飞机天天轰炸河堤。万一决口,情况实难设想。当时刘邓真是“忧心如焚”,整晚整晚不能好好睡觉。在这种情况下,部队不立即行动,显然是不利的。

    

  但是考虑到部队本身,马上行动,却又是困难重重。打了二十几天的仗,没有休整;大批的俘虏没有经过训练就补入部队,对南下没有进行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组织准备,这样仓促地拿去执行战略进攻的任务,问题一定很多,而且是有危险的。另外,敌人调来的二十几万人马,眼看就要到跟前了白癜风慈善爱心月,如果不在鲁西南地区、群众基础好的条件下歼灭其一部,我们跃进,敌人就会跟着屁股追来,我们必然会背着十分沉重的包袱行动。

    

  情况就是这样:或者是照顾全国战局,排除万难,勇敢地去执行那艰巨的战略进攻任务;或者是考虑部队本身的困难,让部队稍事休整,打几个胜仗然后再走。刘邓当即下了决心:立即行动!

    

  这个决心很快得到中央的批准,中央要我们在跃进中除了扫清过路小敌及民团以外,不与敌人纠缠,下决心不要后方,以半月行程直奔大别山,在大别山建立根据地,吸引敌人向我进攻,在运动中歼灭敌人。在我军出动的同时,中央又命令陈(毅)、粟(裕)野战军主力从山东打出来,陈(赓)谢(富治)兵团从晋南打进豫西。三路大军,摆成“品”字阵势,浩浩荡荡,向南杀去。

    

  三

    

  8月7日黄昏,刘邓所率各纵队,从鲁西南的金乡至菏泽以南一线出动了。千军万马,像无数支离弦的箭,向蒋介石的心脏——大别山直射而去。在中原无边的原野上,我们没有遇上一支蒋介石的正规军,他们都开到围攻解放区的前线去了。民团等地主反动武装,在我南征洪流的重压下,早给冲得不见影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