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农村生活网

  • 焦作人上焦作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9|回复: 0

绑架_0

[复制链接]

7724

主题

7724

帖子

2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23262
发表于 2019-9-11 07:06: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爱情本该是幸福的,但是在愚昧和物欲的世界里,大多数人却爱的很痛苦!
      
    绑架
      
   
    他的心俨然这雪天一样的寒冷。五星级酒店里的暖气也无法温暖他的心。他乘坐电梯上到八楼,一个吉利数字的楼层,这儿的八号房就是董事长周定坤的办公室。他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到八号房门前,看见门把上的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他心里似乎有了一种强烈的预感,他的猜疑可能要应验了。他克制住内心的一腔怒火,点燃一支香烟,背靠着走廊里的墙阴郁地吸着。时而有一两个服务生经过,他们都认得他是董事长的贴身保镖李成。他们狐疑地瞟了瞟他铁青色的脸,没人敢上前搭讪,只瞟了一眼就走过去。
    过了好一会儿,八号门终于开了,一个四十几岁的高胖的男人正搂着一个妖艳的妙龄美女。忽然碰见他站在门口,都不由地愣住了。董事长反应神速,脸上的不自然刹那间恢复到颐指气使的神态,立马先发制人地问:“你在这儿干什么?”身边的她花容失色地垂下头,长长的枣色秀发遮掩了大半个脸蛋。她已经没有勇气直视他那双愤怒的眼神了。他冷冷地哼着冷笑了一声。他要的证明就在这一瞬间得到了证实,他的心仿佛一下空了。他摇头痛苦地问:“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董事长扭头对她说:“你先回去。”
    她抬起头望了望董事长又瞥了一眼他,动了动嘴巴想说什么,但最终没能说出口,正想走,他一把抓住她纤柔的手臂咆哮道:“不许走!”
    “放开她!”董事长恼羞成怒:“你他妈的反了你!”他本想先支使开这女人,然后想法来安抚一下这个手下,他毕竟玩了这个手下的女友,心里还是有点歉疚的。但他未料一向顺从的手下,此时竟为了一个贱女人当面违背自己的意图。他气不过,心想:你他妈的什么东西,要不是老子赏识你有一身好武功,就凭你那卑微的身份,能混到今天这份风光劲吗。真是太不识抬举了。他喝道:“滚!”这话音刚落。李成怒目而视冲上前,对准董事长周定坤胖脸上就是一记左勾拳,周定坤的身子不由自主地栽倒在地。周定坤像突然受击的中间野兽似的惊喊道:“来人啊,快来人啊!”
    走廊里的两头瞬间咚咚地跑来了一大帮子保安。他们一个个像唤来的群猎狗似的,挥动着手里的棍棒叫嚣着扑向李成。
    董事长从地上爬起走进门里,发下狠话:“给我往死里打!”
   
   
    午夜时分:
    一辆摩托车幽灵般开进了怡情山庄,沿着逶迤的盘山公路向上刺破夜幕,像一把光剑似的飞速地朝山上刺去。这里居住着全市的一些商贾名流。一幢幢别墅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怡情山庄,在夜色里的暗影显得岿然霸气。摩托车在距离怡安别墅几米远的地方拐了个弯,上了一条小道,在路边停住。车手息了车灯,取下头盔,挂在车柄上。他骑在车上,修长的腿撑在雪地上,鹰爪似的手指理了理身上的皮夹克,右手伸进皮夹克里从腋下挎着的套里抽出一把左轮式的,熟练地检查了一下的性能,检查完又把插回套。
    此时,山下的城市已经灯火阑珊,山风卷着雪花凛冽地刮着,雪白癜风几年未扩散花飘进了他的脖子里,冷得使他缩着脖子。他下了车,点燃香烟,大口大口地吸了几口,把烟蒂朝山下掷去。“他妈的。”他自言自语地骂了一声。他打开摩托车的后备箱子,取出一只小型的旅行包,挎到肩上,便踩着薄薄的积雪朝怡安别墅跑去。
    他摸到怡安别墅的高墙下,卸下背包,从中拿出一捆绳索,向高墙上抛去,绳索顶端的钩子钩住了墙头。他拉拉,确定钩稳妥了,便像猴子一样顺绳索爬了上去。墙顶有两条电网线,这难不倒他,他双脚顶墙发力一个腾空翻,便安然地跃进了别墅的大院内。宽大的院落里,寂然无声,一切仿佛都已经沉睡了。只有散布在院落里的路灯,还依然亮堂着,照得四周一片清晰。
    “汪汪--”一条高大的狼狗猛然向他凶猛扑来。他赶紧蹲住不动,镇定地吹了几声细声的口哨。狼狗认出了来人是以前常和它玩耍的朋友,便立马钻到他的跟前,用湿乎乎的舌头添添他的手背。他抚摸了几下狼狗的头,起身撇下它蹑手蹑脚地朝别治疗女性白癜风疾病要特别注意什么-白癜风墅后院走去。他绕到别墅的后门,狼狗也摇尾跟来。他用自制的插片,插入锁眼,麻利地开了门进去,又屏声敛气地关上门。被拒之门外的狼狗委屈地用前爪抓搔着门,弄得门沙沙地响,发出被朋友关在门外不满的哼哼声。他对这房里的格局很熟悉,没有多大的恐惧。他一进客厅,客厅里的自动灯倏地亮了,吓得他出了一点冷汗。但他没有停下上楼的脚步,顺着螺旋梯而上到了二楼,走廊里的自动灯也倏地亮了。他绕过宽敞豪华的客厅走到一扇门前,扭了一下把手,竟然没有锁上。他偷偷地推门而入,把门反锁死,摸到墙上的一个灯光开关器,一摁,吊顶上的豪华水晶灯一下亮起。卧室里的景物一览无遗:宽大的席梦思床上,有一对年龄相差很大的男女正躺在暖烘烘的羽绒被窝里,睡得正酣。
    他阴森森地哼了一声。
    “谁?”男的倏地惊醒了,大喊一声,眼睛被强光刺得睁不开,眼前一阵眩晕。
    “我!”他傲然地回道。
    周定坤极力睁开惊恐的眼睛,想看清突然闯入者的脸。她在被窝里动了动,埋怨地发出沙哑的声音:“睡觉你都说这么大声。”她以为他在发梦呓。
    “你们真会享受,打扰了二位,不好意思,没想到我还活着吧。”他走到床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手里黑洞洞的口直对着床上的男人。
    女的听到这些对话,彻底惊醒了。她颤抖地望着对面这个曾经和她花前月下过的男友说:“你,你,你,李成,你。”她像在午夜里突然撞见鬼一样的满心恐怖。
    “是我。”他狞笑道。
    周定坤坐起身子,拉着被子盖住上身,强作镇定地说:“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那天在酒店,你不该放我生路。我在医院里,躺的那半个月里想了好多怎么使你‘快活’的点子。”说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隔壁房里正睡着的两名保镖被这里的声音惊醒了。他们腾地下床,麻利地穿上衣服,跑到周定坤的门前猛烈地敲门,高声问:“老板,老板出了什么事了?”
    白癜风一般多久会扩散他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晃了晃了手里的压低声音命令道:“你告诉他们没事,叫他们睡他的觉去。不然我现在就结果你!”说着一个箭步冲到床头,用顶住周定坤的头。她缩在被窝里发抖。
    周定坤咬咬牙照做了。门外的声音也就停止了。
    他捏一了把汗,瞪着周定坤,一屁股坐在床头柜上,依然对着周定坤。
    周定坤问:“你想怎样?”
   
    两名站在门口的贴身保镖,并没有离去。他们听见里面的动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贴在门上偷听着卧室里的声响。二人听得傻了眼,面面相觑。是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能悄无声息地溜进来。而那些设防在别墅里里外外的红外线监视器和红外线报警系统,竟然像他俩一样沉睡似的没有一点反应。他俩退到二楼客厅里,细声地密谋着,结果商量来商量去。二人得出个无奈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向周定坤的弟弟周定山求救了。
   
    周定山恼火地抓起床头柜上狂叫不停的电话听筒,没好气地问:“哪位?”
    甲保镖急促地回道:“周总,我是许东啊,董事长这里出事了!”
    周定山腾地从被窝里坐起,抓紧话筒急切地问:“你说什么?说清楚点!”
    甲保镖抹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说:“老板在别墅这里被人绑架了,周总怎么办?”
    周定山怒斥道:“他妈的,你们是干什么的。”
    周定山身旁的娇妻也惊醒了,开了自己这边床头柜上的台灯,皱着眉头问:“亲爱的,这么晚了,谁来的电话?吵死人啦。”
    周定山没空理会娇妻的埋怨,他继续骂道:“你们他妈的一群废物!”他还想骂出更出格的话来发泄他此时的盛怒,但他突然又有了理智,认为此时发火已无用了,最要紧的是搞清目前大哥所处的危险情况。“定山怎么啦?”娇妻还从来没有见过亲爱的老公,发过这么大的火,她睁大一双圆圆的眼睛问道。周定山不耐烦地推开向自己靠过来的娇妻冰冷地说:“没你的事,走开。”娇妻的脸蛋儿倏地拉下,气地哼了一声,拉了一把被子蒙住头委屈地抽泣起来。周定山烦躁地从床上跳下,赤条条地站在床边,连寒冷也忘了,冲着话筒问:“现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他的语调像上阵的将军正在指挥士兵。
    甲保镖说:“现在老板还被困在房里,我们冲不进去,房门被反锁死了。”
    周定山问:“到底有几个歹徒?”
    甲保镖回道:“不清楚?对不起周总!”
    娇妻哭了一会儿见自己的老公光着身子站在床边,有点心疼起来,便下床拿件睡袍给周定山披上,嘴里娇嗔道:“你看你,冻死了我可不管的。”周定山披上睡袍心里正乱得很,那还有心思来哄娇妻,说:“你别打岔。”娇妻见自己的好心得到这样的反馈,无名火上来了就没了理智,生气地一扭脸钻进被窝里去了,咕哝一句:“那个要管你啦,哼!”周定山走到床边的沙发旁坐下,接着说:“你们给我盯住现场的一切情况,一定要确保董事长的人身安全,我立即赶来。”对方一个劲地在话筒里应着是是。他突然又吩咐道:“千万别报警,知道吗,出了事,谁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是,是。全听您的吩咐办!”
    周定山怕警察介入此事会引发更多意想不到的麻烦。他无法确定是那路仇家上门寻仇。他知道大哥周定坤这些年得罪过不少人。虽然周定坤表面上经营的是正当生意,但周定山多少有点怀疑大哥在正当商人身份的背后,还隐藏着许多不可告人的内幕。周定坤常回澳门做些连他这个亲弟弟也无法知晓的秘密事情。公司里也时常会有两个神秘的澳门人来找周定坤。他们一来,都是周定坤亲自高规格地接待。周定山有时好奇地想打听那二个澳门人的身份。周定坤总不耐烦地告诫他:“管好你自己分内的事情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你少问,你知道的愈少对你愈好。”
   
    甲保镖受了一顿二老板的臭骂,心里憋火。乙保镖问:“二老板怎么说的?”
    甲保镖瞪了一眼乙保镖,撒气地道:“什么怎么讲,手机声音这么大你聋了。”
    乙保镖见对方竟对他使性子,脸黑下来,捏了捏拳头,抑制住愤怒,瞪了一眼对方,不吭声地坐到沙发上点燃一支香烟闷闷地吸着。他猛地站起把手中的烟掷地,用脚蹭灭,掏出说:“冲进去!”
    甲保镖拉住他压住火气低声说:“你想干什么?”
    “冲进去,怕什么大不了一死,这样坐着憋死人。”
    甲保镖赶紧拉住他向一间房里走,对方反抗,甲一个漂亮的擒拿手“鹰爪双钳”,一双铁钳似的手已在一闪间,把对方给制服了。甲一抬右腿来个“共工撞天”,膝头一顶。乙保镖招架不住,身不由己地朝已开着的门里,像头疯牛一样撞了进去,跌到在厚厚的地毯上。甲保镖迅速关上门,扑过去夺了他手中的,骂道:“你想找死!还没到时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