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农村生活网

  • 焦作人上焦作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2|回复: 0

恩爱半世纪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919
发表于 2019-10-9 16:22: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恩爱半世纪
   
      
   
    可爱的、美丽的、人的王娇。你是我的天使。王娇、王娇、王娇,对不起,我要再叫你一声:王娇……不能再叫了。我已经呼唤你的芳名十万次了,已开始眼冒金星了,如果再叫一定会吐出来的。秀发披肩、身材修长、皮肤白晰的王娇。你知道吗?你不是人,你怎么能是人呢?你岂能是食人间烟火的人呢? 你不是人,你是神,是女神,是那个掌管一切美丽的断臂女神,她叫什么来着?而我,我也不是人,我是一个被你的爱火焚烧成灰的游荡于天地之间的孤魂野鬼。
白癜风是怎么回事及如何诊断   三横一竖的王,娇滴滴的娇,就是你。自从遇见你……天啊!我能说什么呢?难道还要说一些凡人的俗话吗?咱们还是谈一些神圣的话题吧!你知道吗?昨晚我又梦到你了,梦到你穿着泳衣从泳池里如出水芙蓉般涌出……其结果是我得换内裤了。对不起,最近总这样,我知道不健康,大概是年龄的缘故吧。
    不过,我一直是遵照大四毕业那年你我的约定作事的,还记得吗?我走的那天,我笑着向你承诺:我要做一个阳光男孩,不抽烟,不喝酒,乐观的对待每一天,每一个人。每天都锻炼身体,以最佳的精神面貌迎接每一次的日出。而你的承诺是:那条淡蓝色的丝巾将永远扎在你的秀发上。
    我做到了,我每天都会晨练。从我居住的安居小区慢跑到东城,拐个弯再绕回来。我穿着白色的运动短裤,刚好陪我的白色球鞋,本来是不系皮带的,可由于那个骝狗的老太,我不得不把皮带捌上。路上晨跑的人不多,年轻人更少,晨练时运动短裤上系皮带的还就我一个。
    提起那骝狗的老太了,那就顺便给你讲讲吧,不过你也别担心,没啥大不了的。是这么回事。前两天晨跑,出门还好好的,嘴里哼着小曲,心里想着你,跑到东城拐弯处时,一拐弯碰到一老太,差点撞个满怀,幸好我身手敏捷,一侧身便过了。那也总得说声对不起吧,我扭头一声“对不起”这音还没落呢!只见那老太阴个脸只瞅我,那脸色就跟我欠她百八十块钱似的,我心里纳闷,脚底不由得慢下来,突然又记血管瘤破裂的原因都有什么起我是阳光男孩,便抛出一个阳光般灿烂的笑容,那老太的脸色也趋于缓和了,可老太手里牵着的那狗恶得很,满脸皱纹,跟那老太似的。瞪着斗大的一双眼睛,还时不时的学学德国黑贝吐个舌头。别看它满脸皱纹,精神头足着呢,大概它也是老晨练者了,看着我直往上窜。要不是那老太气定神闲一手叉腰一手牢牢地握住那条酷似我皮带的拴狗绳,只怕我早已被那狗儿追得满街跑了。我瞧着那恶物心里起毛,生怕老太撒手不管,便匆匆抛下一个善意的微笑,撒腿就跑。待跑出二十来米,禁不住好奇回头一看,只见那老太如老尼入定一般纹丝不动站于原位,只是那恶狗还兀自狂吠不已,哼,要不看它是犬类,我在二十米之前就送它归西了。
    这事也就这样过了,可又过了几天,晨跑时我发现那老太顺着狗直跟着我。我跑快了她跟快,我跑慢了她跟慢,始终保持一定的距离。我想一个百米冲刺落下她,又怕她放开她的狗在一旁看好戏,想一想大清早的被一条拴着和我一样皮带的老狗追得满街跑的滋味,我不得不放弃那个百米冲刺的念头。我停下来想问个究竟,却不曾想那老太也停下来,还是一付气定神闲的样子,脸色却没那么难看了,但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从她的表情猜测,哪怕她飞奔而来给我一个热吻我也不会惊奇,但是她飞奔而来给我胸口一刀我也可以接受。凶杀?我突然想起这个字眼来。难道她一路跟踪我竟是为了……谋杀我!哦!王娇,千万不要相信在清晨骝狗的老太婆。她们不在厨房给子孙准备早饭而偏偏跑出来骝狗是有所企图的,千万不要相信她们,除非她是你母亲,可你母亲早上不会骝狗的对吗?可是,为什么呢?她为什么企图谋害我呢?难道是为了色?我是帅了点,可她也太老了吧?怎么着也快七十了吧!那为什么呢?爱一个人不需要理由,难道杀一个人就需要理由吗?需要吗?不需要。需要吗?不需要。需要吗?不需要!!!我只是研究研究干吗那么认真呢?需要吗???
    这么说,真的是一件事先张扬的凶杀案①了?可怜的圣地亚哥·纳赛尔,我似乎闻到了凶手孪生兄弟彼得罗·维卡略以及巴布洛·维卡略的杀猪刀散发出的血腥味了!可怜的圣地亚哥·纳赛尔。愿耶稣于你同在,阿们……你是天主教徒吧?
    ①《一件事先张扬的谋杀案》加西亚·马尔克斯作品。以上人物均处于该小说。
    可是,王娇,见不到你我死不瞑目,你还有一年就可以毕业回来了,我们就可以结婚生子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现在,我说什么都不能死,这老太想杀我,只怕也没那么容易,她得仰仗那条恶犬,想到这儿我不由得看了看那条老狗,只见那老东西温顺的跪在那老妖婆的脚下,还时不时的用前爪铙铙耳朵。这分明是个陷阱,它分明在等我靠近时来个恶狗扑食,直取我喉咙。这二十一世纪的犬类为何变得如此阴险?
    就这样,我和他们对视了一阵后,不带任何过激行为的开始照旧慢跑起来。我确实不敢激怒他们,在这荒无人烟的清晨,我可不想抛尸街头。还好那老太也只是慢慢的跟随着,并不急于下手,似乎在等待着更好的时机。
    别人都说行将就木的人往往会回想起一生中最甜美的时刻。我也不例外。我想起了你,想起了你那条淡蓝色的丝巾,想起了我们的偶然相识。
    还记得那次我们充满黑色幽默的相识吗?想起来了吗?在图书馆,对,就那次,我们偶然的背靠背而坐。当我发现靠着我的是你,我心目中的神圣女神时,你知道吗?我的每一根汗毛由于兴奋和紧张发抖了。我可以透过椅背感觉到你血液流动的声音,透过椅背我可以听到你眨眼睛的声音,而你的心跳声却和我的心跳声完全吻合了。这一刻,我发现,我彻底的爱上了你。
    接下来发生的事儿,却是谁也意料不到的。为了与你相识,我狡猾的将你上衣口袋里露出一角的蓝丝巾钩到了地上,这个大胆的行动足以让我紧张的晕怯过去,那一刹那,我摒住了呼吸,生怕你会听到我的如鼓点般的心跳声。等到激动的心情缓和下来,我轻轻的敲了敲你的背,似乎要敲开你的心扉。你“啊”的一声转过头,我说你的丝巾掉了,你说谢谢,我说我帮你捡,你又说谢谢。一切都看上去那么自然,可问题就出在我们靠的太近,桌子和椅子之间的缝隙又太窄,我没有太多的空间移动。当我的手离丝巾只有一寸的时候,我的所有重心都集中到一条椅子腿上,当我再稍稍用力去够那个丝巾时,我因失去重心单膝跪在了地上。椅子翻了,桌子歪了,弄出很大的声音,所有看书的和没看书的同学以及看着所有同学的图书馆管理员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上,大家哗然一片。你神情紧张但又忍俊不住。没事吧你,你说。我傻傻的一笑,抛出一句话:“只可惜我手里的不是钻石戒指。”“什么?”你说。馆里太吵你似乎没听到我的话,但我知道你听到了,因为你的脸泛起了红晕。
    好了,这就是我们的相识。很多年以后,当我们在世纪广场的冷饮店不期而遇时,你笑嘻嘻的对我打招呼:“你不就是那个第一次遇见我就下跪的男孩子吗?”
    天啊!我还活着。那个老太没有向我下毒手,而我再走几步就可以进小区了,老太不会再有机会了,因为小区里有很多菜贩子,买菜的人也很多,哈,老妖婆只有明天谋杀我了。
    王娇你知道吗?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明天继续晨练还是放弃晨练从而保全性命。这是个事关重大的问题,所以我考虑了很久,最终的结果是:明天继续晨练,而且还要在白色的运动短裤上系上皮带作为防身的武器,还有一点就是必须改变晨跑的路线。我亲爱的王娇,我是不是很聪明啊?纵然那老妖婆有三头六臂,明天也别想找到我。
    第二天的晨练如计划进行。我一直非常注意是不是有人跟踪,没有,我敢断言,老妖婆被我蒙骗了。由于紧张我比平时跑的稍微快了一点,现在感到有些累了,便靠墙站住休息,眼睛就这么顺势瞟到街的对面,没曾想那老太就在街的对面静静的注视着我。这条街很宽,那只硕大得恶犬看上去就像个小猫咪了。我不禁想:好厉害的老妖婆,好灵的狗鼻子!再看看四周,这一片比我平时晨练路线更为偏远,也更符合杀人越货地域的要求。哎!不曾想,聪明反被聪明误,看着老太安静的看着我,那份镇定自如的样子就说明她这回是势在必行了。更可恨的是恶犬那厮,它现在完全在暗处了。哎,我一时英名,却抛尸于这荒郊野外了。王娇你欠我的那五十块钱终于不用还了。
    但是你相信吗王娇,即使此刻,我依然想的是我的诺言:做一个健康的阳光男孩,要死也要跑着死。于是我又跑了起来,步伐与平时无二,而且心情豁达,神情爽然,不免哼起了平日里爱哼的那个曲子。在死之前,我原来是那么的洒脱。我便一路哼着小曲回到小区,那老太也是忽坐忽右的跟着我一块进了小区,我见她跟了进来,便不敢冒然回家了,害我一人事小,可不能跟到家里害我全家。于是我便装出更为洒脱的样子在篮球场倒走骝达起来,倒走无非是为了更好的观察她,所谓知彼知己、百战百胜正是这个道理。王娇,我当初不就是采用这个战略方针赢取你的芳心得吗?现在我用它与这一人一狗二妖斗法。哼,好戏就要上演了。
    我倒走着观察那老妖婆时发现她原来与卖菜的所有小贩都认识,而且与个别几个很熟,小区里买菜的她也熟。他还向其中几个不停的指点我。就想维卡略兄弟事先将谋杀圣地亚哥·那赛尔的事情张扬出去一样。糟糕,莫非老妖婆与这些人都是一个鼻孔出气的?阴险呀阴险,狡猾呀狡猾。看来这回我凶多吉少了,但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家。那老太从一贩子那儿买了一些菜经直想我走来。我缓步向后退,那恶狗见我依然狂吠不已。我一眼看人一眼看狗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个踉跄,说是迟,那时快。那老太一个箭步跨上来,一哪些治疗白癜风治愈快把已将我左手腕抓住。那叫锁脉门,另一只手也急伸向我的腰,万力由腰生,她这一掌要是按住了我的腰,我算是彻底完了。好阴毒呀!幸好我也玩过几天太极,她手一伸,我顺势一推,四两拨千斤,将她的手推开,而我的另一食能否食测后方可得知只手已放在皮带扣上,马步已站稳。只要她一有动静,我也会伺机反扑。那恶犬得到了自由,不向我扑,倒跑去别处了,我不由得暗暗发笑,犬类毕竟是犬类。走钢丝跳火圈它还是狗。
    那老太一眼敝见我放在皮带上的手,眼皮一抖。“没事吧你?”瞧,还假惺惺的问我一句。“没事儿”我也假惺惺的回答她。老太直盯着我眼数秒,便将那锁住的脉门给松了。我长舒了一口气。老太叫来那狗,那狗绳一到老太手上,那恶狗又对我狂吠起来。老太也不理径直朝我住的单元走去。我更纳闷了,莫非她也住这里?不可能,我以前怎么没见过她?哦!明白了,她想在暗梯处给我下毒手。哼哼,由于在第一回合交战中我挫了她的锐气,这一回便主动进攻。我也进了那单元,楼梯没人,上上下下都看了,没人。此时,我也累了,便索性回到了家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