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作农村生活网

  • 焦作人上焦作网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回复: 0

怪梦_0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8919
发表于 2019-10-9 23: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怪梦
      
   
    金庸的武侠小说看多了,睡觉时也难免会做些怪梦。我梦见自已在嵩山少林寺后山的云林28塔游玩,忽然从寺里走出很多和尚来,莫名其妙的拦住我说:“恭请方丈寺里主持大局。”我还以为我听错话了,问:“你们是在叫我?”和尚们道:“是叫你。”我不觉哑然失笑:“你们叫差了。我只不过是来这云林观瞻你们寺里历代佛祖舍利的一名游客而已。我并不是你们的方丈。”但众和尚说:“我们没错,你确是我们的方丈!”我说:“你们怎能这么固执呢?总得说个认错我的理由。”说到这里,和尚们都跪下身去,齐声道:“恭请方丈。”然后有外年轻的和尚双掌合什,口宣佛号向我解释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少林寺的玄因方丈昨天仙寂了,他临去的时候分咐我们众弟子说,今天会有个客人往少林寺后山的云林观赏历代佛祖的舍利塔,他就是你们的新方丈,少林寺的新主持啊。今天我寂灭了,明天你们要准时恭迎他往寺里来继承我的衣钵。这话我们众弟子先还不相信呢,但现在我们相信了,因为我们还真看到施主你来了,这正如方丈所言。“听到这里,我哭笑不得,说:”这要是巧合呢?世上哪能有这种事?“和尚们道:”是巧合也罢,但我们看到你,这岂不是冥冥中自有天意,请施主答应我们吧。“我摆手说:”不能,不行。“但众和尚那里肯依。终于把我蜂拥回少林寺里去了,先在各个大殿里拜了历代祖师的遗像,然后在戒律院,剃度大师强迫我刮光了头皮。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这算怎么回事。在戒律大师即将用燃着的香火在我头上点戒律香疤记时,我拼命的大叫:”你们饶了我吧,我求你们了,我既爱吃肉,又爱喝酒,那里做的和尚?何况,何况我还好色。我有个女朋友还正在家里等着我成亲呢。“但众和尚仍旧不理我,终于把我炮制成了个真正的少林方丈。坐在已老去方丈的禅房里,我精神委顿,几乎有点轻生的念头。但我终于也并没有轻生。这不仅因为身边还有弟子看守着我,叫我不能得逞;更因为我想”我还很年轻,干么要自找绝路呢?“”既然不想做方丈,我完全可以找个机会逃出少林寺嘛。“想到这里,我的眼前出现一丝微茫的期望,于是行动也就正常很多了。我做起方丈的职责,目的只是要麻痹寺院里的众弟子,让他们以为我已随遇而安,不再有想出逃的念头而已。果然在我的掩饰下,寺里众和尚渐渐放松了对我的监控,最后终于没有人管我了。还都很听我的话呢。我心里暗暗高兴,已打算这晚的月圆时候出逃,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成功,及时逃回我自已的家里。家里人在等着我,女朋友也在等着我呢。这数日来的寺院生活,每日三餐的清汤我的皮肤上长白点怎么办寡水,已让我受够了罪,我恨的咬牙切齿,但是无可奈何!是夜月圆,当寺院里和尚都已睡下,我以为不会有人发现我的时候,就悄悄溜出方丈室,过积香橱,戒律院,达摩堂,佛祖殿。快要走近少林寺大门时,我心里暗暗发笑:”终于还是让我给逃出去了。这一群笨和尚!“但就在这时,忽听一声锣响,数百和尚手持火把从寺院的各个角落涌将出来北京中科医院的刘云涛专家,将我团团围住。我我怔住了。他恭敬道:”方丈是想出少林寺去散步吗?这个切切不可。我等弟子担心方丈安危,还请方丈回去吧。“我苦笑不已:”完了,全完了。“因讥道:”你等众人白癜风疾病治疗过程中要注意什么样的都没有睡觉吗?这么用力护寺的,难怪少林寺千百年来,从来没有外人闯入。“众和尚默然。但我不回去方丈室,量他们也决不肯闪开道路。看来我只有回去了,不禁发声长叹。谁知就在这时,忽听身后有个女人的声音,发自少林寺大门的门墙处。她高声叫道:”竞石生,你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声音如此熟悉,我不禁又是一怔。赫然转过身,就看见有个古代宫装美女,正站在少林寺寺院的院墙上冲我招手呢。这女子全身白衣如雪,衣襟在清风的吹拂下飘飘若仙。是谁呢?太远了看不清脸形;但从感觉声音上我立时已认出她就是我的女朋友茜茜。我大喜:”她是来救我的吗?“但见她身边又什么兵刃都没有带,她还不过是一介女流,又怎么救我。”惊喜之余,我又不禁失望。可是就在这时,茜茜忽然素手一招,一条白色丈长的锦带冲我飞了过来。她叫道:“你抓住了!”情急之间,我什么都顾不得多想,果然在锦带抛到我面前时,我就伸手抓住了。随即我感到一股大力拉着我,和锦带一起拔地而起,越过众和尚的头顶,直向少林寺院墙外飞去。人在半空,有如腾云架雾。这是真的吗?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眼前的事实。但更令我不敢相信的,却还是茜茜居然有身绝世武功,帮我逃离出了苦海?她什么时候会这身武功的?我怎么从来不晓得?我们已远离少林。那些多事的和尚就算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已找不到我和茜茜隐身的地方了。-------这时我和茜茜岂非是隐藏在所荒凉的废宅里!宅子里已没有别的任何人;唯见树影婆娑,明月在天而已。这时还正是当晚的二更时分。我向茜茜道谢:“多谢你救了我啊。要不是你,我还不知要当多久的和尚。”茜茜忽然冷笑。我奇怪,说:“茜茜,你这是怎么了,现在我逃离苦海,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难道你还不高兴吗?”茜茜扭过身说:“谁知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做和尚呢。”我更奇怪了。问道:“茜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茜茜不答。我便上前抚住她的双肩,柔声劝道:“茜茜,你来救我么?你心里肯定有企么不快,说出来吧,我听着呢。”茜茜忽又转身,面对着我,眼里含泪道:“竞石生,我问你,半个月前你从家里不辞而别,独自跑到少林寺这里来做和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明明知道我们下个月里要结婚的,你偏偏要跑到这个鬼地方来。是你嫌弃我么?若是这样,你干脆明白跟我说清算了,何必要做出这种事情来呕人,我茜茜只怕还没贱到非你这个男人不嫁的地步。”一阵抢白,我不禁摇头苦笑了。说:“茜茜,你是想多了呢。我并没有想要做和尚呢,我做了和尚,却是有苦衷的。”茜茜道:“什么苦中啊?你说。”声音冷冷的。我道:“茜茜,情况是这样的------”就忙将自已在少林寺后山云林28塔遭遇的全过程讲了一遍;甚至于连在少林寺里当方丈的所有苦楚也讲了,以示我并无意做个苦修僧。茜茜先还听得半信半疑,听到后来就有点相信了,点头淡淡道:“看来你竟还肯说实话。我也相信你绝对不能把在少林寺里遭遇的全过程瞎编得有声有色!”我笑道:“就是嘛,茜茜。你早就该相信我对你其实完全是没有二心的呀。”说到这里,我吁了口气,心底升起万种柔情。就想过去抓住茜茜的手。茜茜的手细长而柔润,有若无暇的明玉。但茜茜却甩开了,不肯让我抓住她。我假装生气说:“茜茜-----”茜茜却又转过身去,垂下头说道:“我真见不得你打蛇随棒上的样子。像个无籁。你真无籁!我们到底还没有结婚。你再动手动脚,看我今后还理不理你。”她虽这样说话,但是语气更又轻柔许多。我知道她在消气。仍逗趣道:“我的茜茜,救都救我了,还说什么理睬不理睬我的话啊?”这句话末毕,茜茜果然忍不住“扑”的一声笑了出来。咬着唇笑道:“你真混!”我忙道:“我是混呀。-----好了,茜茜笑了,不生气了。”这时我忍不住又想探出手去,去抚茜茜的双肩,但忍了忍,终于还是没有敢动手。便说道:“茜茜,还真看不出来你来,竟有能力找我找到少林寺。而且你还藏有身傲世的武功,终于把我救离苦海。你会武功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是看走了眼么?还是我在梦境之中?”茜茜再次转过身来,面对着我时,眼里已是一抹柔情似水,完全没了初见我时的丁点冰冷。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微笑道:“你当然没有看走眼。我从前的确有身绝世武功在隐瞒着你呀,所以我劝你我们婚后你要好好待我,不能有半点歪心邪意。否则-----”我说:“否则企么?”茜茜格格道:“否则我就要你的好看。”我大笑。茜茜也就跟着肆意的笑了。但这一笑,我居然便就从睡梦中笑将醒来。睁开眼看时,我还正躺在腾椅里,横卧在门前的大槐树下消暑睡午觉呢。头底下却枕着本书,是金庸的武侠小说《天龙八部》。而茜茜却悠然的坐在离我不远的条石桌边瞅着我从睡梦中醒来。她不解的问我:“你在笑企么?看你梦里还那么高兴的。”我说:“不告诉你。“茜茜哼了一声,说:”不说就不说了吧,你以为谁还怪想听呢。“石桌上有切好的西瓜,这时她便捧过来块给我。我没有接过瓜,却盯着她的手掌看个不了,像不认得她这双手掌似的。茜茜不觉脸红了,垂头道:”你到底吃不吃啊?你再不接,我-----我------“想藏起这双手,一时却没处藏。”我忍不住又笑起来。忙接过那块瓜。说:”你真想知道我在笑什么吗?那好我就告诉你好了。我是做了个梦,非常怪的梦。这个梦里不但有和尚,也有侠女,有你,当然也有我。“茜茜瞪大了眼:”什么?有和尚?有侠女?有你?也有我?这可奇的紧了!“我说:”怎么,你不信么?你不想听,那么我就真的不讲了。“茜茜嗔笑道:”谁说不听了,除非你真不讲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